配件服务中心 你的位置:上海爱优威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> 配件服务中心 > 圆桌实录:Web3 和技术融合 | BTC
圆桌实录:Web3 和技术融合 | BTC

发布日期:2022-10-10 02:30    点击次数:143


7 月 14 日,首届“全球 Web3 生态创新峰会・新加坡”(GWEI 2022 - Global Web3 Eco Innovation Summit -Singapore)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举行,由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(SUSS)及其普惠金融科技节点(SUSS NiFT)、BTC海外新品牌“DeFi 之道”联合主办。

本次峰会由全球领先的 Web3 生态建设者欧易 OKX 总冠名赞助。

在今日下午 Room 2 的圆桌《Web3 和技术融合》上,NCS 集团项目首席安全官 Anthony Lim,loMob Tech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Boyd Cohen 博士,AID:Tech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oseph Thompson 以及 OSL 新加坡负责人 Kanny Lee 就“Web3 与社会价值”以及“Web3 与 Web2 技术的融合”展开了精彩对话。本场圆桌主持人为 Chronicled 创始人 Ryan Orr 博士。

以下内容出自圆桌对话录音,经 DeFi 之道整理(有部分删减和调整):

Ryan Orr:我们是否看到了 Web3 与社会价值的融合?

Kanny Lee:首先,进化是艰难的,迭代往往伴随着阵痛。融合是一种很好的方式。在新的数字经济中会有赢家,也会有输家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出现一些混合模式,在这些模式中,一些公司试图推出 Web3 功能,他们声称自己是 Web3,但实际做得并不是很好。早在 90 年代,核心银行系统就试图尝试数字经济,然后出现了我们现在所说的 Web 2。他们说,真正的电子商务是在脱离传统系统时才真正起飞的。所以我认为会有更多的颠覆和融合。

对于 Web3 是否在输出社会价值,我认为 NFT 会是一个不错的例子。NFT 是非常个人化的东西。由于疫情原因,过去两年对于喜欢社交的朋友来说是艰难的,但当你进入元宇宙时,你可以用化身展示自己,或者炫耀你的 BAYC 头像。这可以将你与其他人区分开来。当然,在元宇宙中,要判别你的真实身份是非常困难的,因为你使用的是假名,它是数字化的,身份是完全隐蔽的。

Joseph Thompson:在我看来,融合需要发生,但 Web3 还没准备好。到目前为止,最大的问题是糟糕的用户体验。对于非加密圈子的用户来说,使用 Metamask 都是有难度的。我认为,在跨越这些障碍之前,Web3 不会突然获得所有的新用户,融合也不会发生。至于 Web3 的社会价值,我觉得碳抵消是一个很好的用例。

Boyd Cohen:我认为,我们在 Web3 中几乎还没有做任何有社会价值的事情,但有很多关于 Web3 如何能够真正改变人类和地球的概念。我非常看好我们的发展方向和目标,无论是碳抵消还是社会包容。我们做了研究,如果整个世界大规模地采用我们的技术,每年能减少 30 亿吨的碳排放,占全球排放量的 2% 以上。至于一些例子,我个人喜欢 Gitcoin 所做的事情,利用社区来促进公共产品的资金筹集。我同意 Joseph 的观点,我们现在的成绩还不多, 梅婷电视剧但潜力是存在的。我们已经从投机性 DeFi 开始发展到了 NFT 和元宇宙,我们将开始看到所有这些去中心化工具的转变,然后真正对世界产生影响。

Anthony Lim:对于这个问题,我会从以下两点讲述。

首先,我喜欢 Joseph 和 Boyd 他们公司所做的事情,无论是碳信用还是再生经济学。但这些事情我们很早就开始涉猎了,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称之为 Web3。我们可能还没有到融合这一步。

第二点是,Web3 的目标是从社会性目的开始的。我们渴望去中心化,不想被互联网巨头控制。在某种程度上,区块链是一种社会正义,它是关于去中心化、公共领域、社区、开放源代码的想法。因此根据定义,Web3 还没有达到融合的程度。

Ryan Orr:感谢各位精彩的回答。下面,进入第二个问题——Web3 将与 Web2 融合还是对其进行颠覆?

我发现,目前行业里存在着这两种明显对立的说法,有些人认为,Web2 的公司将协同 Web3 发展,见证 Web3 中发生的令人兴奋的事情。比如 Facebook 就在利用其用户基础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。而另一个观点是,Web3 足够独特,Web2 公司将很难向 Web3 发展。所以第二个问题是:Web3 将与 Web2 融合还是对其进行颠覆?

Kanny Lee:在我看来,Web3 将颠覆 Web2。我是一个忠实的 Fitbit 用户。10 年来,我为其高级服务支付额外费用以获得额外的数据统计。但是,当 Web3 模式出现时,当有一个 Move to earn 模式出现时,配件服务中心这会给你带来即时的满足感,并激励你采取更多行动。Stepn 在第二季度通过 Move to earn 模式赚了 1.22 亿美元。此外,Stepn 还宣布,其第二季度有 1/3 的用户是非加密人士。我想,这就是 Web3 的进化,或者说是对 Web2 的颠覆。

Joseph Thompson:首先,我认同 Kanny 的观点。我认为在一些行业内会出现颠覆,但有些行业过于强大,颠覆很难发生。就以我们在跨境支付和汇款方面的经历而言,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实现更低价、更快速的转账。但问题在于,那些身份得不到政府验证的人(例如某些国家地区的女性)需要支付更高的转账费用。因此,在技术方面并不真正重要,解除这些限制才是关键。从这一角度来看,Web3 将与 Web2 融合。

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就我们在美国与一些婚姻组织合作开展的“volunteer to earn”的活动来说,建立一个链上声誉系统可以免去志愿者的背景调查,而这可能会彻底颠覆志愿服务领域。

因此,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具体的领域。

Boyd Cohen:就我个人而言,在某种程度上我同意 Kanny 的观点。Web3 已经准备好真正颠覆很多 Web2 行业。它创造了一种模式,能够在与创造价值的人分享财富时具有包容性,而不是从那些贡献价值的个人身上提取价值,并只把这些价值给到风险基金和大公司的创始人。我们不会看到融合。我认为 Kanny 所说的是正确的。很多网络公司被商业模式、股东和文化所困,它们都专注于提取利润,不知道如何分享。

但是,我想指出的是,就我所处的行业来看,融合也是合理的,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。事实上,很多采用我们技术的客户都是 Web2 或传统的公司,如铁路运营商和航空公司。所以,这些行业中的一些公司可能不会直接被 Web3 颠覆。他们将通过像我们正在做的事情那样成为 Web3 的直接参与者。

Anthony Lim:在我看来,首先,Web3 的意图不是与 Web2 融合,或对其进行颠覆。我认为这更像是一种进化。即使 Web3 颠覆了 Web2,它也是副产品而已。我们必须认识到,我们没有必要摆脱 Web2。NFT 也好,元宇宙也好,它们都建立在 Web2 的基础设施上。也许我们在一个大周期后最终会见证融合,但再说一次,不是有意为之。意识形态者无法做到这一点。

Ryan Orr:我认为这是一个客观的说法。当你在 2016 年或 2017 年建立 Web3,那时已有去中心化的意识形态,但后来你实际上需要为 ETH 节点建立索引,而这需要中央服务器。你需要存储一些数据,也许它是云托管的,但它仍然是一些公司的中央服务器。

但现在,我们有了这些基础设施的去中心化版本,比如提供分布式存储的 Filecoin,去中心预言机服务 Chainlink。我们看到了去中心化组件的尝试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去中心化基础设施。不过正如你所说,我认为今天仍然有相当数量的 Web2 中心化基础设施。

Ryan Orr:限于时间关系,关于这一话题,大家还有什么想分享的吗?

Joseph Thompson:我认为,要想让颠覆发生,必须更好地关注产品,让非加密原生用户加入进来。用户体验必须得到极大的改善。

Boyd Cohen:我想接着 Joseph 的话说,我认为颠覆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发生,即人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在使用加密工具。最终,Web3 将无处不在,许多工具、应用程序和我们的手机都会是去中心化应用。像 Solana 手机那样的实验就很有趣。我认为很快,我们的手机上既会有 Web2 的 App,也会有 Web3 的 App。我可以不知道哪个是哪个,但只要它有优秀的产品体验,我就会使用。那时我们就成功了,但现在还没达到。

Anthony Lim:我认为在短期内,Web3 和 Web2 是共生的。



Powered by 上海爱优威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